美国经济正在熄火,特朗普败给了奥巴马

9月就业报告当中的各种具体细节传递的信号彼此并不是那么和谐,但是整体而言,应该说还是延续了今年就业增长日趋迟缓的大趋势。新增的13.6万非农就业数字低于预期,只是对前两个月数字的修订又增加了额外的4.5万人。
《福布斯》网站刊文指出,无论如何,从劳工部的整体数据都可以看出,平均每月新增就业人数已经从去年的22.3万降低到了今年的16.1万。即便是将劳工部8月间宣布的初步年度修订考虑进去,假设变化是均衡的,则去年的每月19.2万也依然要高于今年的14.7万。不计政府工作人员,私营部门的就业增长也是同样的趋势。
9月就业报告显示,失业率降到了3.5%,为1969年1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但是与此同时,工资涨幅也降到了2.9%,为近十四个月以来的新低。
亚特兰大联储目前估计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将低于2%,而大多数经济学家的预期也不过是略高于2%而已,无论怎样,比起去年同期减税刺激逐渐消退下的2.9%,都还是相形见绌。
特朗普时代的就业下滑
2014年,私营部门每月平均就业增长数字达到了24万的顶部,这一年是美国经济本轮扩张周期的第五年,也是奥巴马总统任期的第六年。2017年,该数字降至每月17.2万,2018年,受到特朗普减税的一点刺激影响,反弹到18.4万。不过,截至9月为止,2019年的数字再度回落到了只有13万,低于奥巴马任期后六年当中的任何一年。
2009年平均每月新增就业人数:-41.5万(大衰退)
2010年:10.4万
2011年:19.9万
2012年:18.7万
2013年:19.7万
2014年:24万
2015年:21.5万
2016年:17.6万(奥巴马任期最后一年)
2017年:17.2万(特朗普任期第一年)
2018年:18.4万(减税后第一年)
2019年截至9月:13万
最近一年的就业数字不断走低,固然有经济复苏已经经历了很长时间的缘故,但是归根结底还是近期经济增长速度减缓使然。更不必说,联邦预算赤字超过1万亿美元,特朗普咄咄逼人的保护主义政策四处树敌,这些都造成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导致企业经理人不愿意更多雇用人手,扩大生产。
就业增长上输给奥巴马
劳工部修订之后的数据对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间的总数做了50.1万的削减,假设这些变化是均摊在每个月当中的,则特朗普的2018年当中,私营部门新增就业人数总计为220.7万,这一数字低于奥巴马时代的2011年至2015年当中的每一年,只是略高于奥巴马任期的最后一年而已。同时需要补充指出的是,2018年的数字还从特朗普自己推动的减税当中得到了不小的短期刺激。从迄今为止的发展看,今年的数字是要注定连2016年都不如了。
2009年年度新增就业人数:-497.9万
2010年:125.1万
2011年:238.7万
2012年:224.1万
2013年:236.9万
2014年:287.9万
2015年:257.4万
2016年:211.6万
2017年:206.8万
2018年:220.7万
2019年迄今为止数字年化:155.4万
下面的图表显示的是2005年大衰退尚未到来前直至今天的私营部门就业增长情况。不难看出,在不遭遇到衰退周期的情况下,人口的自然增长就会带来与之对应的就业数字增长,趋势非常明显。
工资增长跌到年度谷底
尽管失业率降至3.5%,但是工资增长速度也降至2.9%,为近十四个月新低。虽然劳动力市场趋向紧张,但是这一点并未能转化为工资的加速增长。
GDP预期一再走低
上周的一系列经济报告出炉之后,亚特兰大联储GDPNow模型最新预期为,第三季度当中美国经济增税为1.8%。2018年的相当时间内,GDPNow的预期一直都被特朗普和他身边的人挂在嘴边,作为吹嘘自己功绩的根据,但是最近几个季度,伴随经济增长不断减速,这个数据也不再出现在他们的言论当中了。
下面的图表除了亚特兰大联储的预期外,还加入了蓝筹经济指标和蓝筹金融指标的预期。后者初步预计的季度GDP增幅在1.6%到2.5%之间,整体预期是2.0%。
如果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速真的是1.8%,就意味着还不及第二季度,同时创下特朗普任期内的次低纪录。在此基础之上,假设第四季度的增速为2%左右,则全年增速就将来到大约2.3%,低于去年减税刺激下造就的2.9%。
特朗普败给了奥巴马
特朗普是2017年1月20日入主白宫的,从2017年2月算起,他到现在已经做了32个月的美国总统,而这段时间当中,美国私营部门就业增长情况是,总增幅519.5万,月均16.2万,而且这数字当中还有相当部分是拜减税的刺激所赐。
从2017年1月,即在任的最后一个月向前推,奥巴马任期最后32个月当中,私营部门总计新增就业人数668.4万,月均20.9万。换言之,同样的时间周期内,奥巴马和特朗普相比,总数上多出了148.9万,月均多出了4.7万。
最后予以补充说明的是,之所以用奥巴马任期最后阶段,而非最初阶段与特朗普比较,是因为奥巴马刚刚上任时,面对着自己根本无法控制的严重衰退,而这显然与他的政策无关。相反,奥巴马任期的最后阶段与特朗普迄今为止的任期,显然在经济环境上是更加相似的。
关注腾讯美股官方公众号——“腾讯美股” (qqustock),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及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一切有关本文涉及上市公司的准确信息,请以交易所公告为准。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赞 (0)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