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就“裁掉患病员工”发说明:确实存在简单粗暴、不近人情等行为

今日早间,网易针对暴力裁员事件发表回应称,确实存在简单粗暴、不近人情等诸多行为,向相关前同事及家人道歉。
关于这位员工提出的绩效问题,网易在声明中表示,这位前同事的主管因绩效原因向其提出解除劳动合同,文章展示的“业绩排名”,实际为工作量排名,不完全反映工作质量。经复核,其绩效确不合格。此时,该主管并没有充分尽责地了解其患病情况。
关于解决方案,网易称,这位前同事谢绝了公司在9月主动提出“N+1″外的特殊关怀方案:在“N+1”补偿的基础上,公司将在其离职后的12个月内,继续额外每月无条件提供等同于其月基本工资的关怀金。
今日午间,网易方面再次发布说明,并对时间线进行了梳理,事件发生到现在,历时八个月。以下为最新说明全文:内部说明
近日关于网易游戏前员工发文反映的离职遭遇一事,引发巨大讨论。此事至此,已非简单的网易与某个员工的纠纷。因此我们成立了专项事件调查小组,力图将事件复原,以给当事人、社会各界以及网易员工一个交代。以下为事情的基本梳理:(一)2019年3月底。网易游戏天下事业部在进行2018年下半年绩效沟通时,告知员工J此次绩效其考核结果为D,其18年上半年绩效为C。根据此结果,其主管和HR确认其工作能力已不能胜任当前工作,遂作出将与之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并提出可给予其1个月时间作为缓冲。(注:根据网易绩效评估制度,员工绩效为C及以下时,需做绩效改进;连续两次,可做辞退处理;员工有权针对绩效考核结果发起申诉。)(二)4月10日一4月23日。HR先后与J进行了四轮沟通,沟通内容为解除与其劳动合同的相关事宜和补偿方案,双方未达成一致。(三)4月22日。J以邮件方式就其2018年下半年绩效结果发起申诉。(四)绩效发展组收到申诉后,在约定时间里,邀请J、其主管及相关HR展开三方会谈,就其工作量和工作质量等问题进行了沟通。其主管认为,J在工作量和工作质量等方面存在问题。同时在2018年期间,其参与的任务中,有3个在工作质量和设计能力存在明显缺陷。网易游戏绩效发展组根据以上事实认为,J在2018下半年绩效考核期间,整体表现未能达到部门考核要求。此次复核经过HR部门的进一步审核后,于5月13日14时16分,通过邮件方式告知J,对其2018下半年的绩效维持原评定结果:D(不及格)的判定。(五)5月13日20时56分。HR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向J发送了解除劳动合同的协议文件。(六)5月15日。J通过公司OA系统,补交了自5月13日至6月13日的病假申请。这是公司首次知晓其患病具体情况。同时通过其在系统中提交的材料得知,其于5月13日15时在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住院治疗。(七)五月中旬,在J住院期间。HR通过电话与J沟通,询问病情和邮寄解除合同的地址。期间网易HR表现失礼失态,双方未达成有效沟通。(八)其后直至8月18日。J一直通过公司OA提交其病假申请,所有申请,其主管与HR均予以批准。HR多次尝试与之联系和沟通,未果。(九)8月18日22时左右。J通过邮件方式,向网易数名高管提起期望留在网易的诉求。
(十)8月19日。J结束病假返回公司,网易HR与其做当面沟通。主要沟通内容为了解其详细病情和诉求。J提出了希望公司不要开除他的诉求。(十一)之后的时间里,J在公司内已无实际工作内容。公司建议团队员工关注其身体及心理状况,以防意外。此举并非(也无必要和实际意义)所谓的监视。(十二)9月3日。公司HR为其作出赔偿及关怀方案:在N+1补偿方案的基础上,公司将在其离职后,继续额外每月无条件提供等同于其月基本工资的关怀金,直到一年后原劳动合同到期,并与其约定回复时间为9月6日。(十三)9月6日11时。J再次通过OA系统提交病假申请,其主管予以批准,但在约定时间,并未获得其关于赔偿方案的答复。(十四)9月9日。HR与J进行了新一轮的当面沟通。J表示不接受赔偿方案。HR宣布启动与其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并当面递交单方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在劝说J自行整理相关个人物品被拒后,公司保安开始回收其电脑等公司财产。其间双方未发生冲突,也未有肢体接触等情况的发生。当天中午,J由其父母陪同离开公司。(十五)9月10日。因单方解除与J的劳动合同关系,HR申请了N+1赔偿的请款。
(十六)9月17日。J向浙江杭州劳动仲裁委提起劳动仲裁(案号为浙杭劳人仲案(2019)445号)请求共计24万元的经济补偿金。
(十七)9月19日。网易向J银行账户一次性支付了N+1的赔偿。(十八)10月22日。J撤销案号为浙杭劳人仲案(2019)445号的劳动仲裁申请。(十九)10月29日。J要求网易游戏为其提供离职证明。网易游戏于10月30日14时,当面为其提交离职证明。(二十)11月1日。J父亲至网易游戏,为其申请失业金补助公章。网易游戏于11月6日14时,将加盖公司公章的失业金申请单当面交给J。(二十一)11月13日。J重提仲裁申请,并将仲裁请求并更为要求公司支付其616929.39元的赔偿,本案将于12月11日于杭州劳仲委开庭。(二十二)11月14日。J向网易索要工资单。网易公司随后为之提供工资单。
以上,为这个事件的基本情况。针对该人员的病情,我们十分关心,根据后期其提供的病历资料,HR多次主动向其了解病情进展,希望提供治疗方面的帮助,同时在不透露员工信息的情况下,针对该病情的治疗方案,积极向医疗专家咨询,了解到根据目前的医疗水平,病情可以通过药物控制,需要患者积极配合治疗,我们也非常希望尽全力为其提供治疗方面的帮助和支持。必须说明的是,此事件处理过程长达8个月,涉及员工本人、员工父母、员工主管、HR、劳动仲裁等多方交涉,及法律、法规和公司管理章程等的交错,又夹杂诸多沟通中的谅解误解、妥协坚持、好心错事……错综复杂。特别是在事已至此的关注度下,任何细微的私心和瑕疵都将被放大展示,因此我们的叙述,尽可能地放弃情绪和立场,以供大家自行审阅。网易一直都尊重每一位员工的付出和奉献,并且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履行企业职责。接下来,我们将继续尝试和当事人进行积极有效的沟通,推进事件妥善处理。
以上为网易最新说明。而在网易的说明发出后,其占据微博热搜第二名数小时。而此次事件爆发的源头还要从上周六说起,《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一文上周六在朋友圈广泛流传,并在周末迅速发酵,引发网友热议,目前该文章的“在看”数也早已达10w+,足见其影响力。据悉,该文作者为网易前员工,今年1月底,他被确诊为扩张型心肌病,接着3月底主管给这名员工评为D绩效,并对该员工表示,他现在不适合在这里继续工作了。此后该员工与网易公司展开了几个月的交涉。他在文中详细讲述了,其在此过程中受到了网易游戏包括复合强行挑刺、变相背锅、被早退、被诬陷、保安暴力驱逐等不公平待遇。
周日晚间,网易方面回应称,已经在进行了解核实,并强调“员工健康当前,公司所有的支持和关怀都不会因员工离职而终结”。
值得一提的是,据媒体报道,从去年开始,网易就传出裁员的消息。直到今年3月,网易的裁员还没有结束。更有网易员工在互联网上爆料,网易下岗涉及到大量子行业,杭州研究院也成为网易下岗最受打击的行业,网易未央、网易云音乐、网易考拉等部门都没有幸免于难。值得一提的是,京东副总裁宋旸今日则发朋友圈透露,刘强东今天上午宣布,未来京东员工只要是在任职期间遭遇任何不幸,京东都将负责其所有孩子一直到22岁的学习和生活费用。
同时,刘强东还称,“我们大部分的员工都是一线的兄弟,都是家里的顶梁柱,一旦出事整个家就毁了,我们希望所有的兄弟都好,但人生无常,公司要成为大家最后的依靠。”在此之前,京东也曾出台政策称:“凡是在京东工作满五年以上的员工,如果遭遇重大疾病,公司都将承担其全部医疗费用。”对此,有评论称,京东此举有蹭热点的嫌疑。但若是提升员工福利举措,这样的热点多蹭蹭也无妨,但前提是有说到做到的能力。

赞 (0)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