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机回忆录:街机时代的诗与歌(3)

稿件来源:街机吧包包
街机战场——游戏币杂谈
X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侯上周;英雄五霸闹春秋,顷刻兴亡过手;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前人田地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啪!(惊堂木响)说接前文,故事继续。一块钱5个币的不多不少,听别人说过去一块钱还有六七个币呢。后来币子价格上涨,一块钱两个也别难受,一块钱一个更别伤心,旁边那家俩快钱一个币子。想当初全上海乃至全国都鼎鼎大名的烈火街机厅,一块钱俩币涨到一块钱一个的时候,多少老玩家都在感慨——“岁月不饶人”。所以像我们这些技术特别烂的玩家,基本上都很珍惜手里的游戏币。因为珍惜,所以也常常会发生想玩又不敢玩的情况。为啥“想玩又不敢玩”呢?不是不敢玩,是不敢输。一般游戏一个币三条命,手气臭三条命立马就没了。所以我们一般都爱选择玩清版过关游戏或是格斗游戏,STG游戏也就是射击游戏,一般只敢玩玩《鲛!鲛!鲛!》这样较为简单的。当地游乐场街机厅进过台《怒首领蜂大往生》,这种游戏难度有多大就不多说了,反正顶多给一个币子玩一把尝尝鲜就算了。可巧的是《大往生》对面就是一台《威虎战机》。《威虎》玩起来还算可以,一打能打一个下午,自己也能乐在其中。不光是弹幕射击游戏,《合金弹头3》也是整个系列里公认最优秀,同时难度也是数一数二的一部作品。连《数字飙榜》节目说到《合金弹头3》时也称:除非过年小朋友拿了压岁钱,想玩这游戏还真要挺多币子的。所以说想玩《合金弹头3》的小伙伴们,请你们准备好红包。同样游乐场街机厅里也有台《合金弹头3》,但玩过的都发现跟以往的玩过的《合金弹头3》还不一样,原来这个是改版,还送了个《合金弹头6》的名字。一开场,武器、载具全都有,第一眼看过去觉得很新鲜,但玩着玩着就发现什么玩意儿?还是玩旁边真正的《合金弹头6》吧。
(IGS也有个《怒首领蜂II》,又叫“蜂暴”,CAPCOM发行的。不清楚算不算是山寨货,不过CAVE授权了也不一定,期待高人能够解答)
不光高难度的游戏会偷走我们的币子。在私人游戏室里,还要小心不良少年敲诈游戏币。像这些讨人厌的家伙,问你要游戏币的还算好的,就怕冲着你直接“勒肥”。“狠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遇上了油盐不进、舍命不舍财的主儿,任你古惑仔也好,扛把子也罢,就不认怂,你能把我怎么滴?!这时候就要看要钱的人的手段了。手段有三种:文才、武才和口才。文才就是骂街,如黄河奔流,似万马奔腾,脏的、丑的、坏的、恶的、酸的、黄的、臭的、烂的……一句句一行行,口吐九九八十一瓣莲花,瓣儿跟瓣儿不重样;武才就是动粗,操起板凳、拖把、笤帚、树枝、茶杯……手起手落,迅如疾风,速似闪电。眨眼一下,黑白一瞬间,山寺桃花朵朵开。口才嘛,口者,嘴也。看你也捞不着啥子油水,怪可怜的,施舍你一口吐沫星子。碰上俩家子干架的,街机厅老板只能充当和事老儿或者看客,老板也不想惹上啥事儿。要是有人敢报警或找家长,全街机厅的人都同你过不去!这一来完全就是暴露目标!你说家长来了,人家肯定不管打人不打人,第一个就要让你老板难堪,回头全校批评一通,整个街机厅的人都掉沟里。倒霉的小朋友只好“牙掉了肚里咽”。
所以说呀,到私人游戏室里,不带上几个过命交情的,都不敢打游戏。说是过命,也就是包包说的“同志加兄弟”,也不过一起玩游戏,外加“公园里一起打游击,课堂里一起把书念,咸阳路上破四旧,井冈山上一起大串联”(出自《向第三次世界大战中的勇士致敬》)。一旦出了事儿,好歹咱们人多还能唬住对方。可怕就怕对方不是不良少年,而是攥着鸡毛掸子的家长,那可就不是“人民内部矛盾”了。碰上混子尚能奋起一搏,看见父母就要乖乖认命。你说你不认命,我们赶紧要和你撇清关系,您老儿随便。你同父母展开激烈的“雄辩”,实在不行付诸于武力。不一会儿父母直接一招把你撂倒,从此你就是全街机厅里的“笑话”。小学时期,不止一次看过学校进行过类似的教育:新闻如下——父母一把鼻涕一把泪,痛斥游戏室祸害了自己的孩子。消瘦萎靡的孩子,声泪俱下的家长。像包包还是比较老实的啦,至少私人游戏室去的少,基本全去文化宫,但“家庭悲剧”照样有所见闻。就见过一小学的哥们吧,不知道叫啥名字,反正是玩疯了,同家长闹矛盾。也可能不是因为玩游戏,也可能怒火早就堆积。小哥们手一挥“哗啦啦……”来个“天女散花”、“六月飞雪”,书包直接扔臭水沟,书本从天上落下。你是大摇大摆的走了,瞅脸色跟喝了高锰酸钾的家长还在后面跟着。

《玩大的》里出现了印有“中西”字样的游戏币,这种币子曾在早期街机厅里十分常见。具体为啥叫“中西”嘛?有人说是“中国西安铸币厂”,其实这是无稽之谈。据说是因为当年有个香港游戏厂商的名字就叫“中西”,所以币子也有“中西”二字。包包小时候是没见过“中西币”,我们当年用的是“人民电子”的,上面的电话号码还是六位数。像是后来一些诸如大玩家一类的还有自己的专属游戏币,但还是觉得儿时的黄色币子更亲切些。由于游戏币珍贵,听闻有高人将币子钻个动,穿上细铁丝,这样币子投进去后还能再钓上来。还有人拿游戏币冒充硬币坐公交,有倒霉的给抓到了,立马就成了新的小学生诚信教育教材。干脆面战争——卡片收集

想当初,能让小学生不爱吃饭的东西就是小浣熊干脆面。不是我们不爱吃饭,而是我们就拿干脆面当饭。干脆面为了销量,简直就是无所不用其极。在旷日持久的,由小浣熊干脆面导演的战争中,人物卡片和拼插玩具在期间充当了军火的角色。包包小时候曾吃过某个牌子的干脆面,送《红楼梦》人物卡片,精美的很。不过包包这些男生不是贾宝玉,对漂亮的姐姐妹妹没兴趣。再往后就是拼插战斗机,都是二战货,有架P38因为看起来像是两架飞机合在一起,所以包包硬是直接把P38拆成两架飞机。小浣熊在当时的招牌就是水浒系列卡片。水浒卡是小学生的“集邮”,撕开干脆面之时,扑面而来的绝不是面饼的油香而是获得新卡片的喜悦。不过一旦运气不佳得到的是已经有过的人物,那干脆面哭着也要自己吃下去。水浒卡在现在来看,挺多人物都很眼熟,你们一定都在电玩杂志或街机厅里见过,敢情呀是抄袭了《侍魂》的人物造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