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态】营销人:怪咖李楚凡 | 游戏葡萄

李楚凡是个怪咖。他从畅游离职,“凭一张嘴要了一家公司”,是“游戏葡萄干”的始作俑者,每天在朋友圈黑人,还开了一家营销公司,名字叫点赞。
站在点赞营销公司的会客厅里,李楚凡向葡萄君如数家珍:
这个冰箱是新浪游戏主编楚云帆送的,这台PS4是手套游戏的CEO陈闽送的,这台乐视TV是昆仑的VP老木送的,茶几和沙发是Forgame副总裁查尔斯刘送的,办公桌是智精无线CEO李维送的,椅子是Dxracer老板娘送的,打印机是白橘子的小白送的,办公室的绿植是玩客的CEO张丕和前唐人市场总监送的,Mac Pro是畅游的蔡巍送的,Mac Air笔记本是完美的穗穗送的,台式机是畅游原部门的同事7人一起送的,就连白板都是一个兄弟广告公司送的。
在今年的ChinaJoy,李楚凡遇到一个人,那人告诉他:“我们公司有一个你的粉丝特别崇拜你,他说你光凭一张嘴要了一家公司。”
█ “游戏葡萄干”的始作俑者
李楚凡去年12月离开畅游,和他的合伙人单霏一起开了一家游戏营销公司,这家公司名字很怪,叫做北京点赞广告有限公司。更怪的是,这家公司办公用品绝大部分都不是自己出钱购置的。
李楚凡是一个很“抹得开面子”的人,也是一个实用主义者,公司开张的时候,别人要送花篮,他会说你别送这个,送点有用的东西。如果别人问,那你们缺啥东西?他就回答我们缺这个缺那个,人家说那你挑一个吧,他就毫不客气地挑一个。
有一些关系更亲密的,他还会主动提需求。谈及是否好意思,他觉得没什么不好意思,在他的定义里,朋友就该是这样的。有时候客人来访,他还会主动介绍说,你看,这是业内大V楚云帆送的。
有一阵子,一个名为“游戏葡萄干”的微信公众账号忽然火了起来。从LOGO到Slogan,游戏葡萄干处处和游戏葡萄对着干。这个账号推出了“装逼指南”系列的反鸡汤文,引起了一时的话题。
后来葡萄君才得知,李楚凡正是这个账号的始作俑者。
李楚凡是一个点子很多的人,经常会做一些怪事,虽然热情多半持久不了。比如和楚云帆作对一时兴起开了个公众号,写了《xxx的一天》系列,在业内颇引起一些笑声,不过很快就丢在那里不管了;又比如做了游戏葡萄干,还拍了两部《舌尖上的xx》,但也很快不怎么打理;后来他还做了一个谈话节目,第一期拉了两位知名媒体人楚云帆和祝佳音谈那段时间盛行的跳楼裸奔歃血营销,后来觉得节目没录好,也没对外放出来,打算第二期做得更好一些再往外放。
手绘名片,李楚凡的怪点子之一
李楚凡有时候觉得有些不错的点子,也会忍不住“指点”一下别人。比如他就曾经对葡萄君说,我觉得行业媒体得做圈子,娱乐化一点,你们可以搞一些高端一点的活动嘛,比如选美比赛就不错。前段时间中秋节各大公司月饼送得很欢,李楚凡就对行业媒体建议说:我给你们提个好选题,不如做一做各公司月饼的开箱评测呀。
█ “喷子”李楚凡
另一个很“抹得开面子”的表现,是李楚凡喜欢“黑人”,越是亲密的朋友,黑的力度越猛,频次越高。熟悉他的人,知道这是他和人互动的方式,不熟悉他的人,以为他真的是一个喷子。
在李楚凡的各种黑人段子里,昆仑的VP老木和新浪游戏主编楚云帆是常客。有时候,他会突然“才思泉涌”,在朋友圈一连发布好几个黑人段子,还带有叙事逻辑层层进展。
有段时间,楚云帆开了一个公众账号发表自己的文章,一篇文章带来了200多个粉丝,李楚凡就专门也申请了一个微信公众账号对着干,发布了《xxx的一天》的系列黑人长文章,从楚云帆开始,把业内稍有名气关系也不错的朋友黑了个遍。现在这个账号有700多个粉丝,李楚凡对此感到很得意,“反正肯定比楚云帆的账号粉丝多。”
“黑人宗师”是一些朋友给李楚凡起的绰号,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一个标志。在用段子黑人之后,他很快掌握了使用美图秀秀手机本P图黑人的新姿势,朋友们发布在朋友圈的照片往往难以幸免。
楚凡作品之一
有一次,一个朋友造访点赞,离去半个小时后那个朋友给李楚凡发了一条消息,说你知道我从你那走之后这半个小时我都在干什么吗?我一直在刷我的朋友圈,看你有没有黑我。
作为一个从端游公司刚刚进入手游圈子甚至刚开始连CP的意思都不知道的人,李楚凡很快成为了一个小小的话题人物。因为黑人的段子有趣,开始不断有“粉丝”加他的好友,不为其他,就为看看段子。
李楚凡喜欢黑人,也享受被朋友黑。如果长时间没人理他,他就会感觉浑身难受,忍不住跑去跟人说,你好长时间没说我了,说说我呗,你不说我心里难受,不得劲。李楚凡的老婆经常批评他,说你这么嘚瑟,不好。李楚凡就回答说,你让我板着脸去做人,我难受。
李楚凡是一个喜欢交朋友也特别希望别人喜欢他的人,他做的很多事情就像是一场表演,也是一种自我的营销。但他很知道一件事,就是必定有许多人看他不惯,他也没法讨好所有人。前段时间他看了罗永浩和王自如的优酷辩论视频直播,有人评论说罗永浩是在筛选自己的粉丝,让喜欢的人更喜欢他,让讨厌他的人更讨厌他。李楚凡深以为然,他觉得自己的风格也是这样,“我烦的都给删了,烦我的都把我屏蔽了。”
那剩下来的,就是喜欢他的朋友了吧。
█ 李楚凡和他的“朋友们”
李楚凡说自己做的所有事情都是营销,这是职业病。那么你不得不承认,在这个“圈子”里,他把自己“营销”得还不错。无论是黑人的段子也好,还是开公众账号、做一些怪事也好,这些都可以看做是自我营销的一个部分。
在秘密里,曾有人问现在国内游戏圈找谁做营销比较靠谱,下面的回答不少人说出了李楚凡的名字。“营销别人之前先营销自己”,这是他的一个核心理念。
李楚凡和楚云帆十年前在曾经在网易共事,游戏圈一个流传较广的梗是李楚凡和楚云帆的名字总是被人认错,有人把李楚凡认成楚云帆,有人把楚云帆认成李楚凡。
起初是真有这事儿,有人找楚云帆聊天,聊着聊着楚云帆发现不对,结果发现对方是来找李楚凡的,楚云帆就把聊天截图亮给他看,当成段子发个微博或者朋友圈;有时候也会有人慕名而来加李楚凡好友,说楚老师我经常看您的文章非常仰慕,他一想自己没写过什么稿子啊,就知道多半是来找楚云帆的。
他开始觉得这事儿很有趣儿,后来也常常刻意拿这个梗做段子的素材,慢慢地也许看客们也觉得有趣,有些人开始“故意”分不清两人的名字。
也许在李楚凡的很多事情上,你都可以看到一些“营销职业病”式的细节,但作为他段子里经常出现的主角之一,他和老木成为朋友的过程就只是一件意味单纯的怪事。
原本李楚凡和老木只是QQ上的好友,彼此并不熟。有一次李楚凡在畅游开会,突然接到老木的电话,说自己来北京入职昆仑,让晚上去机场接他。李楚凡当时就想:我俩都没见过面,我和你也没什么关系,凭什么呀?但一转念:这样一个人打电话让我去机场接他,说明我在人家心里是好朋友。于是他就去了。老木12点下飞机,李楚凡送完他回家已是凌晨三点。后来老木就经常跟人讲,李楚凡是他来北京的第一个朋友。
老木是一个在业内褒贬不一的人,但李楚凡不太看重那些。李楚凡经常在朋友圈写老木的各种段子,他就问老木,你到底生不生气,你说句实话,你要是生气我就不写了。
老木就回答,我们之间有一个东西叫做“默契”。
也有不那么默契的。有一位十多年的朋友,一次在他的朋友圈下留言,说李楚凡你这个人,经常开别人的玩笑,但是你自己开不起玩笑。李楚凡反思了很久,最后拉黑了他。李楚凡觉得说出这番话的不是真的朋友,因为真的朋友开玩笑他从不在意。
█ 创业最大的收获是开心
在来北京11年、先后在网易、Tom游戏、完美、畅游任职之后,李楚凡在2013年11月28发表了一篇长微博,公布了自己离职的消息,并正式开始打算创业做自己的营销公司。在畅游的后半时间,他已经开始感受到压抑和不开心,一种心理上的“不胜任”感也始终相随。在那篇长微博中,他提到的主要原因是自己太懒,需要逼自己一把。
前段时间李楚凡去上海,见到了NGA的创始人Ediart田健。他问田健当初卖掉NGA可惜不可惜。田健说:“人在每个阶段就应该做每个阶段的事。在那个阶段最重要的是不要让我面对各种各样的压力变成我的负担,所以做出的一个选择。”
而对于李楚凡来说,那个阶段最该做的决定也许就是离职创业。
李楚凡挺感激自己的前公司,他觉得畅游教会他很多,畅游总裁陈德文在他离职时跟他分析了一堆出去该怎么发展这事儿靠谱不靠谱,他印象特别深的一句话是:“人才是全社会的,未来也欢迎你们再回畅游来。”
但他不打算回去。创业于他是一个特别自由也特别高兴的事情。创业之后的他说得最多的是“自由”和“游刃有余”,这种感觉多半来源于没有顾忌,说自己想说的话,干自己想干的事,对于自己看不惯的事情,也不用辛苦憋着。他的前公司畅游前段时间宣传某游戏推出了“解腻姐”系列宣传照片,他就毫不避讳地在自己的朋友圈对这种低俗恶心的品牌营销方式公开表明了质疑。
一次李楚凡曾经的直属上司王一问他,出去创业什么收获?他回答:开心。
█ 发行环节中的CP
点赞的联合创始人单霏某种意义上说是李楚凡一手发掘的。单霏当时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新浪博客博主,常写一些业内点评,笔名与冰,他从营销的角度对李楚凡一篇讲业内人士怎么看待《梦幻诛仙》的营销稿件进行了详细剖析,发表在自己的博客,后来这篇文章被人转给了李楚凡,李楚凡觉得这小子有干营销的才能,找了他小半个月联系上了。
当时单霏在上海一家游戏公司做文案,那年的ChinaJoy,李楚凡就约了单霏两个人坐在会场外的花坛上聊了一会儿,大意是挖单霏来完美工作,他很容易说动了单霏,单霏背着包就来了北京。
他们一起在完美做了两年,后来跟着王一去了畅游开始做产品营销方案,最后又选择一同离职创业。点赞营销公司的架构是李楚凡主外、单霏主内。这说法听起来有点基情,但这种配合确实恰到好处。李楚凡负责和客户打交道的一切工作以及公司的各种杂事,单霏则专注业务,策划方案,以及执行。偶尔李楚凡会兴趣使然的提出一些创意,而单霏则会将这些创意实现。多年的默契使他们配合无间。
单霏与楚凡
《一骑当千》是点赞成立之后的第一个项目,让李楚凡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个场景是,单霏给客户讲方案,讲完后,客户一齐自发鼓掌,当晚就支付了项目全款,这让他很受鼓舞。他们第二个项目是空中网的《激战2》,接触两次之后空中网把这个项目三个月的整体营销工作交给了他们。
做游戏营销公司,对李楚凡来说,这是一个“势”。他总说自己这算是“白手起家”,没拿投资没有资源,最初只有两个人,连公司都是别人“送”的,他也总说自己是运气好,交到一些好的朋友,碰上了一个好行业和好时候。
很显然,现在就是那个“好时候”。手游市场正在疯狂地膨胀着。
李楚凡说自己是卖创意的,他给点赞营销公司做了一个听起来很晦涩的定位,叫做“发行环节的CP”,他对此的解释是为游戏的发行环节提供内容,乍一听还真有点那么回事。
现在的点赞营销公司已经有了六七个人,他们做过的项目也越来越多,在前不久,他们和咸鱼游戏在《狂斩三国2》上合作了一个项目。因为宣传视频的效果没达到预期,虽然客户没要求,但李楚凡坚持重制,这个项目上他们甚至亏了钱,不过他还挺开心的,因为视频重制后的效果他最终满意了,这个视频拍得很怪,结尾还打上了点赞营销公司的LOGO并配上了一个有点搞怪的Slogan。
不管怎么看李楚凡都是一个有点“怪”的人,但在对待公司和营销的事情上他难得严肃。他对营销有自己的理解,他给点赞立了三个规矩,不给回扣、不和聊不来的人合作、产品不适合不做。
这看起来会损失一些收入,但他不想因为小钱丢了点赞苦心经营的一点品牌,也希望给公司的新人树立一点正面的东西。他总想,如果一个新人来到公司,自己教他的不是业务上的东西,而是怎么送礼、怎么迎合人,那么他在业务能力方面不会有任何提升,即便他以后自己出去,也会把这种不好的东西传递下去。
所以他得严肃点。
对于李楚凡喜欢黑人,他老婆的评价是:生活压抑,无处排解。后来,随着上半年女儿的出生,这开始慢慢产生了一点改变。在他朋友圈的分享中,关于自己女儿的各种照片开始多了起来。比起黑人写段子,李楚凡对于分享女儿照片看起来更加热衷。
李楚凡和他的女儿
李楚凡极爱自己的女儿,他的最新感想是:“我是觉的一个人有了孩子才开始真正的成熟。”
“我的宝宝也给予了我很多东西,没准在不久的将来,我已经没有兴趣去黑别人了,因为的内心被女儿给满足了。”

赞 (0)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