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刊散文】刘卫杰:儿时的五月节

儿时的五月节黑龙江省铁力市一中 刘卫杰儿时的五月节
不知为啥,儿时的五月节总是频繁地在我的梦中闪现,难道是现实的生活没有魅力,让我产生厌烦吗?还是现实生活太过丰富,让我望而却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始终都没能释怀。
端午节还没有到,可是大街上已经开始洋溢着节日的气氛。到处挂着出售的葫芦,那些粽子的香味也一阵一阵地飘来,家里的鸡蛋和粽子等也是多得需要吃很久……每当嗅到这样的一种节日气息,我虽然有几分陶醉,可是总感觉缺少了什么,然而我又说不出究竟少了什么。
小时候,我们只知道有五月节,根本不知道它的学名,更不知道它的来历。只知道它是一个很值得期待的节日,在那一天我们盼望已久的很多事情都可以实现。那时的葫芦都是用纸叠的,过节前几天,家里就买回了五颜六色的彩纸,然后全家人围在一起进行制作。大家分工明确,有人负责裁纸,有人负责叠,还有人负责穿线。不大一会,一个一个可爱的葫芦就诞生了,由于每年都要叠,所以大家的动作都很麻利,那些葫芦也就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这些小孩子可是叠葫芦不可缺少的成员,我们一会帮着递剪刀,一会帮着挂穗子,也是忙得不亦乐乎。当看到这些灯笼挂在屋檐的一角的时候,我们别提有多开心啦。望着它随风摆动的样子,我们的快乐仿佛也在那一刻得到了体现。所以,在我的记忆中葫芦都是要自己叠的。如果没有了制作的过程,简单地买几个色彩鲜艳的葫芦挂上,实在是激不起心中那些欣喜的涟漪。
除了葫芦之外,在我的印象中,还有一件事至今依然记忆犹新。五月节的早上,我还在睡梦中,可是却已经听到父亲的吆喝声。原来父亲是在喊我们姐弟几个起床,因为按照当地的习俗,这一天需要到麦地里用露水洗脸。虽然我们很不情愿地起来,可是用露水洗脸的神秘还是赶走了那些不快。我家门前就是一片麦地,每当五月节的时候,那些麦子也都到了灌浆的时候,从远处望去,那一片麦地就像是绿色的地毯一样,真想上去打个滚。早上的时候,麦子上都是露水,我们捋一把麦子,然后手中就沾满了露水,用它来洗脸真是一种别样的感受。一股清凉让我们格外舒爽,同时还有麦子的嫩香,那是一种非常惬意而又恬淡的享受。想再想起来,依然仿佛就是眼前。老人说,用那天的露水洗了脸之后,一年都会很精神的。总之,五月节用露水洗脸这件事在我的心中深深地扎了根,它已经成为五月节的一个代名词啦。如今,生活在城市里,再也没有当年的那些体验了,很多过往都已经成为了记忆中的花朵,总是不紧不慢地敲打我的夜晚。
小时候的五月节还有一个期待,那就是可以吃上煮鸡蛋。可能很多人会说吃鸡蛋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呢?其实,在那个时候,家里的条件并不是很好。家里虽然养了很多鸡,可是鸡蛋并不是随便吃的。我家里的鸡蛋基本上都卖掉了,卖鸡蛋的钱用来填补家用,也只有在家里来了客人的时候才会吃一次鸡蛋。而五月节实在不敢有起他的奢求,只希望能够吃上一个鸡蛋,对于我们来说那已经是很幸福的事儿啦。母亲起来得很早,从鸡蛋筐里挑了好半天才选了一些比较小的,因为大的要去卖钱。按照每人两个的比例,母亲把这些鸡蛋下入了锅中。我们早已经迫不及待,坐在小板凳上,一边拉着风车,一边看着母亲忙碌,灶坑里的火光照在我的脸上,仿佛也把快乐送给了我。我们把煮好的鸡蛋洗了洗,吃了一个,另一个就装在兜里。一直到晚上都舍不得吃,因为兜子里装着一个鸡蛋的感觉很幸福。在小朋友的面前,我们也会故意地向他们炫耀一番,让他们看看我兜里装着一个鸡蛋。那种感觉实在是美好,至今依然回荡在我的心中,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
如今,生活条件好了,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受苦了,可是那些记忆依然还在。如今,各种各样的葫芦美丽无限,过节的时候,不仅有鸡蛋,还有粽子,各种吃的用的,可以说是应有尽有。可是,我的心中总感觉有一丝的失落,难道是我与现代生活格格不入吗?还是我的心中本来就有一份对过往的眷恋?我已经说不清楚……
扶持新人成长 关注名家作品
关于投稿

上刊模式
读者支持
人气上刊
积极奉献
点赞上刊
编辑部选稿
微刊优选
评委推荐
优质上刊
新诗刊纸刊微刊同步展示
主 编:崔万福
编 辑:苏 苏
新诗刊平台收稿:新诗 古体 散文诗 散文 杂文 随笔
主编邮箱:893843893@qq.com
收稿提示:没有在其他公众号发过的优秀诗歌及文章
本期编辑:苏 苏 邮箱:3343641161@qq.com
投稿时,作品不少于8首,照片不少于3张,附带个人简介。须知:来稿在平台推出(无稿费),纸刊选稿在平台。入选后有样刊薄酬。新诗刊合作联系微信号:sxszxsk山西诗歌委员会朔州分会 主管
朔州作协《新诗刊》杂志 主办
新诗刊力推新人 汇聚名家
打造诗歌优秀刊物

赞 (0)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