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里的温柔

公众号:心然的原香。点击上方蓝色字体,添加公众号。
微信号:15818820884。
心然简介:陈艳萍,湖北天门人,现居武汉。从生命的原香出发,与美同行,抒写生活,乡愁,诗情以及远方。
柜子上,摆着一盒护肤精油,是晴妈几个月前送我的。木质的方盒,朴素淡雅。里面一个大瓶,两个小瓶,透明晶亮的液体,外加一块植物冷制手工皂。好几次,想把它拿出来用。看看,又合上,收好。不是别的,而是它太美,舍不得。盒子一拆,护肤品拿出来,它就会面目全非,去哪里找它曾经安安静静的样子呢!冰箱的冷藏箱里,有朋友一个多月前送的元祖龙粽。台湾风味,绿白相间搭配的包装袋,有大自然的气息。真喜欢设计人员的匠心,让我这个不热衷吃粽子的人,闻到糯米草木的清香。
好几次,记起它,从冷冻箱拿出来,准备加热当早餐。那可人的样子,让我瞬间没有吃的欲望。只能收回去,重新放进冷冻箱。包装袋剪开,粽子吃掉,就再也看不见它了。
生活里,我喜欢这样的东西,又怕这样的东西。觉得美,心里有愉悦感。又觉得奢侈,怕辜负它的美。我还有一种心思,觉得是一种浪费。这护肤品,最终会用掉。这粽子,最终会吃掉。
生活里,我很容易心生奢侈感。买一袋饼干,包装过于精美,心会隐隐不安。参加婚宴,那么精美的伴手礼,总让我心底唏嘘:这么过度的包装,实在是一种浪费啊。但我喜欢大自然里的奢侈。走在校园里,三两个人穿行,真是奢侈。但此奢侈有别于彼奢侈。此刻,这种奢侈,更让我感觉到欢欣和喜悦,难得和稀有。
下雨天,我一个人走在沙湖公园,微雨苍茫,水色旖旎。这么美,全归我一个人拥有,多么奢侈啊。我一边看着,一边会庆幸得笑出声来。美的感觉,往往伴随忧伤。你看见美,却又马上明白:美,不能呵护,也不能表达,只能看着看着,与它渐行渐远。遇到喜欢的人,也是这样吧,不知如何是好。爱,是一种能力。爱,再有能力,在美面前,也终归是一声叹息。
床头,有一个隔板,隔板上摆着几个小物件。那个青花色的接吻小瓷器,是三十年前,我花一元钱在地摊买的。无数次搬来搬去,一直把它带在身边。那对淡绿色的小鹿,有一只腿断了,是陈克兰阿姨送给我的。三十年前,我去她家玩,说这对鹿好看。阿姨说,你喜欢就拿去。腿断了,正准备扔。阿姨说,这是她结婚时和爱人在庐山度蜜月时买的。这么有纪念意义的物件,为什么不珍惜?很多年里,我一直想不通。从情感上来说。我们留着旧物,是怀念那段时光。与它断了腿或者没有断腿,没有任何关联。再用美的眼光来看,一只断了腿的鹿和一直完好的鹿,摆在一起,这种悲情,更有生命的感动。那个黑色小瓷瓶,是陵子送给我的。她嫁去遥远的日本,有两个女儿,生活很幸福。有一年,她姐姐去日本探亲,回来时,给我捎来这个瓷瓶。瓷瓶很精致,有日本文化的光阴之美,有手工和诗化的情趣。那个图案,肯定是一个故事,只可惜我看不懂。瓷瓶里,装满了我从涠洲岛带回来的小贝壳和小石子。旁边是一个小烛台。是多年前认识的一位黑人女孩送的。她叫夏天,美国人,传播圣经的使者。这个烛台,代表着光芒,代表着火种,我一直珍藏着。很佩服这种女孩子,终身不嫁,从事这样的职业。那个葫芦,是十年前,刚搬来这栋房子时种下的葫芦结的果实。当时,结了两个葫芦。风干后,保留。其中一个,很快发霉烂掉。另一个,这么多年,一直好好的。人和东西,是因缘和合。为什么那个葫芦没了,而这个葫芦一直在?照片,是洋洋一百天时在东湖拍的。那年,我不到二十二岁。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他长大,我老去。岁月无痕,唯有情意。从这些物件中,我看见自己,看见时光,看见那时那刻。
六月的柳树老了,这是我一拐进那片柳林时眼眶一热的第一感觉。昔日,我说它是玲珑的绿帘,而今日,已是满头枯槁的散发。
六月的柳枝,只能远观而不可近玩了。依然垂的那么有致,却少了活泼和灵动。尖尖的叶片,有些泛黄,上面斑斑点点或风、或雨,或骄阳刻下的印痕。衰弱了,连小虫子都会前来挑衅一番,留下几个触目惊心的细洞。
这正是一年中的中段,于这柳树也是一生中的中年。昨日的美好近在眼前,他日凛冽的号角也已吹响。
人说中年是人生的好时候,懂哲理,会生活。看到这如同一面镜子杵在你面前的柳树,不可能不感伤岁月的风霜。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们在时光里相遇,唯有温柔以待,才是爱。
往期文章链接:荷梗为笛 为你奏一曲冬之歌
水鸟澹澹飞
最好的世界是所有的生命彼此祝福
把自己遗忘在飞逝的时光

赞 (0)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