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店前排长队,可能被收智商税丨书目治疗师

书目治疗师:
去了好几次生活号推荐的热门网红餐厅,结果每次都要排队几个小时。食物看起来是真美,但尝上一口,难吃到怀疑人生啊!被收了几次智商税,我明白了,原来大家在网红店排队几小时都是为了拍照?
——安大白

安大白:你好!
岛主猜你一定是个老实人,毕竟现在去网红餐厅是真心实意为了吃饭,也只有老实人能够做到了。
作为一个网红店消费者,你必须有这样的自我修养:虽然拿到眼前这份饮料/食物时,你已经排队近五个钟头,但饥肠辘辘的你最该做的不是吃下它们,而是拍照、修图、发朋友圈。只有这样,你才算完成了一次网红店体验。
至于眼前的食物你是吃还是不吃,大可随意。因为好吃,从来不是网红食品想要追逐的目标。
不信你仔细想想爆火的“脏脏包”,里面塞满巧克力酱,外面还包裹着厚厚巧克力粉,吃到嘴里不被甜齁也可能被呛倒;内藏肥油的“爆浆蛋糕”,一不留神就流得满桌子都是;动辄人均四五十的泡面小食堂,不过是往泡面里加了些蔬菜、鸡蛋和芝士,可能还没你家楼下那家麻辣烫入味。
更别说还有些网红店因为不走心的卫生管理,让顾客吃完食物后发热、腹泻、食物中毒。
铁打的排队打卡,流水的网红店。短短几年之间,网红店也发展出了多种套路和模式。从文艺走心范儿的“赵小姐不等位”“很高兴遇见你”,到新瓶装旧酒、主打情怀的“阿大葱油饼”“鲍师傅糕点”,再到时髦INS风的喜茶、ZeeTea,无不在挖空心思让自己成为全城最“红”的餐厅。
然而,网红店虽然看似创意纷繁、抓人眼球,实际都有套路可循。微博“创业之神”许豪杰就发布了一段视频,教你怎么打造网红美食:
“首先,在吃的东西前面加一个老人的名字。胖阿姨香酥鸡、王阿婆奶茶、长脚叔爷油墩子,一听就觉得肯定有秘方。”
“放料也是有讲究的,芝士只要放得多,能拉丝,他们就觉得好吃。还有牛油果、榴莲,你都要多批发一点。在蛋糕上多放几个草莓,他们都要开心死了。”
“找一批无业游民过来排队,造成一货难求的场面。再找个生活时尚频道的主持人和本地的微博公众号一起推,什么老板很任性一天只卖100份、一定要答出暗号才能买。”
在这套方法下,一个网红美食就诞生了——“××频道采访过,排队六小时才能买到,一天只卖88个,带上白羊座朋友可以打折的,卷发胖阿姨牛油果草莓芝士网红爆浆粢饭糕”!
网红店的套路简单易学,因此就愈发多了起来。千篇一律的工业风、黑白格、大理石、火烈鸟、热带植物,遮住餐厅logo,仿佛置身同一家店。但为什么网红店门口的排队长龙还是不见少?
美国作家梭罗在其著作《瓦尔登湖》中就提到过这种群体心理,他说:“从众是人类的习性。我们人类的城市越来越大,城市居民越来越多,正是这种习性的体现。因为我们从众,别人干的事情我们自己也会跟着干,其中的诸多‘为什么’,绝大多数人是不会去考虑的。”
人性的弱点,总能轻易被利用。于是一个真正的吃货在看到网红店的长队时,也可能被某种魔力吸引,“情不自禁”地加入到队伍中。没上过几次网红店的当,都不足以算得上当代都市时髦青年。
当然,避免被网红店收“智商税”,并不需要你像梭罗那样离群索居。推荐你读一读汪曾祺的谈吃散文,你就能发现真正的美味和网红美食之间的区别。
岛主温馨提示:千万不要在深夜看,否则你会很饿。
汪曾祺对吃并不挑,天下万千食物在他眼前全是佳肴。但他讲究食物本来的鲜美,不爱舍本逐末的“工艺”。
他说:“我没有什么忌口的,什么都吃,鲜萝卜就可以喝四两酒……但我反对工艺菜,工艺菜可以提高价格,于味道没有多少帮助,菜本身要色香味。”如果汪老面对的是烟雾冰激凌、泡面小食堂和彩虹饮品等当下网红美食,估计很难提起兴趣。
不同于我们总是把目光放在那些网红店上,汪曾祺“吃的足迹”遍布五湖四海,“南甜北咸东辣西酸,都去尝尝”。在他文中出现过的吃食也不下百种,光是一篇《菌小谱》里提到的蘑菇就有十多种。而他最大的魅力,还在于将最平常的家常小菜,写得唇齿留香,满满都是烟火气。
谈到瓜子,他是这么写的:“瓜子,无疑是太阳和向日葵的爱情结晶,唇齿与手指的默契配合,让这温暖热情的果仁瞬间迸出又随即粉碎,只留下质朴的香气和空虚的果壳……”
一碗寻常的老豆腐,他写:“芝麻酱、腌韭菜末,爱吃辣的浇一勺青椒糊。坐在街边摊头的矮脚长凳上,要一碗老豆腐,就半斤旋烙的大饼,夹一个薄脆,是一顿好饭。”
他的散文集《五味》,可谓“五味俱全”,茨菇、萎蒿、荠菜、枸杞、马齿苋、苦瓜、葵、薤、萝卜、瓜、莴苣、蒜苗、花生、鲥鱼、刀鱼、回鱼、黄河鲤鱼、鳜鱼、石斑……这些食材,在他的笔下汇成了生活最美好的模样。
你的吃法,其实就是你的活法。与其在满是套路的网红店寻找生活的美学与创意,不如在寻常食物中,寻找一菜一蔬的真实和人生趣味。

梭罗《瓦尔登湖》
汪曾祺《五味》

赞 (0)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