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再无P2P!?| 檀理财

Ivan Nikolaevich Kramskoy,Portrait of a Woman
文/景天
7月18日,《中国证券报》报道,陆金所称正在积极响应和配合监管三降要求,降低机构数量、降行业规模和降涉及人数,现有产品与客户权益不受影响。
陆金所没有正面回应是否退出P2P业务,大概有难言之隐。
陆金所曾经拥有国内最大P2P平台。平安给陆金所的定位是互联网财富管理平台,陆金服是陆金所旗下P2P平台,曾经是陆金所核心资产之一,业界的龙头老大。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6年底,陆金所一度尝试想去香港上市,但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P2P风险集中暴露,陆金所上市计划搁浅。
截至目前,陆金所共完成三轮融资,2015年3月,完成A轮,融资额4.5亿美元,投后估值100亿美元,出资方包括中金公司、鼎晖投资等。2016年1月,完成B轮融资,融资额12.16亿美元,投后估值185亿美元,投资方包括腾讯产业共赢基金、中银集团、国泰君安证券等等。
根据2018年平安财报,陆金所C轮融资后,估值达到394亿美元。
陆金所狂飙突进,网贷行业几乎同步,经历了爆炸式增长,然后迅速回落。根据第三方机构不完全统计,2014年11月网贷平台超过2000家,2014年,平台数量每月环比增加12%,2015年11月,达到行业最高点3476家。
2015年达到高潮。宜人贷、信而富、拍拍贷等多家P2P公司赴美上市,除了给自家网贷业务背书,还帮助了部分早期资本套现离场。
网贷行业进入最后的光荣时刻。
2019年5月17日,信而富宣布因为业务和董事会调整,公司无法如期向美国SEC提交20-F年报,已经接到纽交所通知,在最低平均股价和不能及时申报年报两方面不达标,有退市风险。
6月20日,信而富主动宣布转型助贷业务,停止网贷中介业务。
截止7月23日收盘,信而富股价0.38美元/股,公司市值只有2465.97万美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跟大环境相关。
2019年7月初,监管机构召开工作会谈,明确了网贷整治时间表:
第三季度整治工作将继续严格落实降机构数量、降行业规模、降涉及人数的三降要求,利用合规检查、多方监测系统分析核验等手段对机构进行穿透式核查,加大良性退出力度。
第四季度将逐一对在线运营机构进行分类管理,多措并举化解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按照“成熟一家、纳入一家”的原则,将整改基本合格机构纳入监管试点。
这传递出两大信号:
1,不符合要求的P2P一定会逐步退出;
2,留下的部分苟延残喘的网贷公司,在备案方面基本没有希望。
从监管思路来看,目前仅剩的几家没有暴雷的网贷公司,转型道路有四种,助贷公司、消费金融、互联网小贷、导流公司。
旱季到了,陆金所这样的巨头大鳄必须转型,观望网贷业务,全面转型消费金融牌照。
2019年4月,财新披露的一份备案文件显示,监管层对网贷平台提出注册资本金、一般风险准备金和出借人风险补偿金的要求,分别是:
1.注册资本,区域P2P不低于5000万元,全国性P2P不低于5亿元。
2.一般风险准备金,区域P2P按撮合余额的1%提取,全国P2P按照3%提取。
3.出借人风险补偿金,区域P2P按借款项目金额的3%提取,全国P2P按6%提取。
按照这个标准,陆金所需要拿出30亿风险准备金、60亿出借人风险补偿金,合计90亿。
这笔钱平安完全拿得出来,但可以给平安体系内其他有希望的子公司,不必吊死在网贷一棵树上。
解剖陆金服的网贷业务,可以分成出借端和资产端,背后的平安集团本身就是全金融牌照机构,除了银行和保险牌照之外,平安旗下还有平安信托、证券、资管、大华基金和融资租赁,应有尽有。
刨除网贷,对平安损失不大,因为同样的资金量,给其他子公司运作,一样可以做出千亿规模。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如果,陆金所全面撤出网贷业务,平安能够承受。
2018年末,陆金服平台借贷余额1097亿,在网贷行业占比14%,在平安集团内部,只占平安资管总规模的3.8%。2018年,陆金服全年营收30亿,净利润0.11亿,在平安金融科技与医疗科技板块占0.14%,在集团层面占比只有万分之0.9,低到可以忽略不计。
2018年末,平安集团核心金融业务个人客户数1.84亿,全年新增超过四千万,三分之一来自金融服务、医疗健康、汽车服务、房产服务、智慧城市五大生态圈。
2018全年陆金服的累计新增出借人不到24万,虽然陆金所在网贷业界是老大,但在平安自己的体系内,最多算是一个高级业务员。
陆金所这样的巨头转型,意味着曾经盛权一时的P2P已经过了高光时刻。现在,各家机构都在向消费贷转型。
消费贷,成为新时期的一个变形虫。

看完就完事儿啦?
原创不易,觉得好看
请点这里哦~

赞 (0)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