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啦 别害怕 中国大规模不会跟随美国加息 房市股市将保持稳定 | 檀钱

文/金叶子

3月19日,刘鹤出任国务院副总理,易纲出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会不会继续紧缩,跟随美国加息,房地产股市债市会不会进入一轮恐慌?
我们的结论是,不会。
首先,刘鹤先生大概率不会这么做。
刘鹤文章中认为,通胀不是货币现象,看来,他不是弗里德曼的信徒。结果是,他尽可能不用货币手段解决经济难题。
在《没有画上句号的增长奇迹》(2008)一文中,刘鹤说道:“美国次贷危机发生后,我一直密切关注国际经济环境的变化。美元贬值、初级产品供给垄断和新兴市场国家需求的结构性扩张,使世界正在经历一次全球通胀”,并没有将危机后的全球通胀归结于货币因素。在他更早期的著作中,此类思想已有所体现。
发生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在哪里?放松监管,监管竞次,结果是,中国不会放松金融监管。
刘鹤说,两次大危机中一个共同的原因是金融体系的脆弱性超过了微观层面的风险管理能力和宏观层面的监管能力。在两次危机形成过程中,监管上奉行“轻触式监管”,监管放松、监管空白和监管套利愈演愈烈,甚至出现“监管竞次”——各国监管机构竞相降低监管要求以追求本国金融机构的相对竞争优势。他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监管必须是内生反周期性的,特别是在繁荣时期,金融监管在不受重视时最有价值”。
中国现在没有发生金融危机,此时建立制度,不放松监管,既能发展实体,又能预防风险,一举两得。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怎么推动经济发展?结构改革。
哪些结构性领域的调整可以成为经济增长的来源呢?刘鹤给出的答案是,城乡结构(城市化)、所有制结构(市场化)、产业结构分析(产业的高度化)和比较优势原则下的国际分工结构(国际化)。
继续市场改革,继续推进城镇化,推进产业升级,推进国际化,就是四个抓手。
供给侧改革解决了一个问题,解决其他问题,得靠解决一个个原有的问题。解决掉原有问题之后,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出现问题有什么可怕的呢?非均衡有什么可怕的呢?本来,这个世界就是非均衡的。
刘鹤与中国经济50人论坛密切相关。今年,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主要议题是深化供给侧改革,和一带一路。
深化供给侧改革,货币得保持基本稳定。其次,易纲行长是周小川行长的老搭档,央行风格不会突变。
了解周小川的风格,就能够了解一半易纲先生的风格。
周小川的央行行长任期,从2002到2018年。从2007到2018年,易纲担任央行副行长,从2002到2003年,易纳担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秘书长,从2004年到2007年,易纲担任央行行长助理。两个人在一起重叠在15年左右。
周小川是审慎的,早在2005年左右,周小川就提出防止房地产泡沫。周小川任上,大型国有银行基本上市,在不良贷款高企的情况下,实现了软着陆。周小川也是市场派,曾推动股票市场的改革,B股回归,人民币资本帐户开放。
无论周小川也好,易纲也好,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都应该学会了实事求是,现实才是最好的老师。
比如控制房地产泡沫,但在特定的阶段,房地产价格还是会上涨。
比如B股回归,并没有给境内投资者带来收益,反而让一批先知先觉的投资者成为富翁。
比如资本帐户放开,2013年年底,十八大推出一揽子全面深化改革方案,人民币政策核心从汇率水平变为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账户开放。2015年,周小川透露年内完成基本开放的意愿。但人民币汇率的大幅波动,是迎面打过来的一记重拳。
改革,建立在市场接受的基础上。
第三,易纲会不会成为“人民币先生”?
目前,央行权力空前,大于周小川担任行长时期。从201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看,剥离银行业、保险业重要法律法规、审慎监管制度的拟定权到央行。牵一发而动全身,央行会更加谨慎,包括利率、汇率和监管在内。
周小川被称为“人民币先生”,虽然他不喜欢这个称谓。
易纲的海归背景,会让人误以为他会激进推行美式货币政策,实际上不会。从以往的文章看,易纲一定程度上信仰货币学派,也认为,货币政策会对金融资产价格(特别是股票价格)产生影响,并且货币数量与通货膨胀的关系不仅取决于商品和服务的价格,而且在一定意义上还取决于股市。但是,这十几年的央行实践,想必在易纲心里留下了刻骨铭心的烙印,知道什么能做成功,什么做不成功。在大银行不良率高企时,只能使用外汇储备和黄金储备,以扩大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方式对银行进行注资,在出现资产泡沫时,严厉监管去杠杆。这与刘鹤一致,形成逆周期调节。
作为一个改革派,易纲的主要作为将在货币的市场上定价方面,包括利率走廊等。
我们预计,货币政策平稳,严监管,市场平稳。




看完了就完事儿啦?
还请多多点赞!
分享到朋友圈!



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
shichenchencj

赞 (0)